我们不是本应该比武汉做得更好吗?

武汉自2020.01.23宣布封城,到20.03.19武汉首次宣布零新增,仅仅用了56天,不到两个月。之后零星出现过个位数的本地或输入新增,但也就是几天内,又回复零新增。无论你对病毒持什么态度和立场,武汉已经是几乎四个月没有新增。也没有出现所谓的第二波疫情。

中国因病毒的总死亡人数4634。这个数据虽然有很多的争议,我们也不争论这个数据。自04.17武汉更改死亡数据以来,已经4个月没有一个新增死亡,这也是假的吗?武汉几乎4个月的零新增也是假的吗?武汉的餐馆、商场早已开放,学校已经开学,好多人已经不使用口罩,体育比赛已经开始,也是假的吗?

不拿美国的疫情做比较,拿G7之一的、疫情算是控制得相当”成功”的加拿大,和武汉做个比较,看看他们之间都做了些什么。

加拿大20.03.20宣布开始全面封国,当日新增196例。漫漫四个半月过去的08.05日,新增639。总死亡人数8967。其中卑诗省、阿省和曼省,似乎已经进入所谓的第二波疫情。而且之前控制很好的一些国家如新加坡、日本等也都出现第二波疫情。

以加拿大的卑诗省为例,之前是加拿大防控成绩最好的省,近两周新增比例已经远操过安省。卑诗省所作的好像就是关闭了一些人群比较密集的生意;禁止了大型聚会;停止了其他手续的治疗,为了不使医疗系统瘫痪;保持社交距离;建议洗手、建议遮拦面部;和频繁而无聊的简报;玩弄毫无意义的曲线模型。如此而已,实实在在的医治和防控举措没有两项。

八月份,安省研制出了手机跟踪程序,但多数省并不参加。卑诗省现在500多人的确诊,但仅仅十来个人接受住院治疗,其余的在家隔离,没有监督执行。养老院和监狱无休无止地爆发疫情。严格封锁爆发地点,连爆发的住宅地区也封锁,为了所谓保护隐私。起初几乎没有能力检测核酸,后来有些能力了,也没用全员检测或某市某区全面检查。专家和政府关于戴口罩的话题,仍然在激烈的争论之中。简直荒唐!

政府拿出无数的资金补助失业者和其他方面,确实很人道,值得赞许。但其对防控疫情,却没有直接的效果。医疗系统是为了使其不受病人增加而保护起来,而不是扩建以适应更多的病人,眼睁睁地看着新增不停地增加。政府的这些钱更应该用在医疗和防控上,像武汉那样。

比较一下武汉的做法。封锁武汉; 外地医护专家支援武汉; 新建两所专业医院; 新建多个方仓医院; 全员查体温; 全员做核酸检测; 每个确诊和疑似病人,全部进方仓医院; 全员强行隔离,并专人监督; 全员强制戴口罩; 手机码跟踪; 中西医结合治疗; 志愿者给隔离小区发送食品; 一个监狱出现疫情,狱长和政委全部落马,疫情马上结束。等等这些。这样付出的回报是,56天病毒就结束了。

八月十四日,联邦第一卫生专家谭博士发出警告:从曲线的趋势分析,这个病毒可能会延续到2022年! 意味着他们仍然要坚持现行的不作为两年! 抱着曲线分析年纪段的感染人数,曲线的升降和趋势,然后发出警告,仅此而已。这就是我们的防控工作。我们必须有多种的强制隔离措施和医疗措施,我们要新增为零!

孩子们马上面临开学,因此会减缓疫情吗?

从湖北武汉的疫情发展到结束来看,这场瘟疫并不那么可怕。就是在毫无准备和毫无经验的初期,也不过就是2-3个月的辛苦,一切就基本正常了。

那为什么在发达国家、富裕国家、地大人稀的国家、居住条件和医疗条件远远好于中国的北美国家,瘟疫却这样的肆无忌惮地横行呢?我们不是本应该比武汉做得更好吗?我们不是有两个月的时间准备和武汉宝贵的防控第一手资料和经验吗?为什么五个月后疫情仍然肆虐?

我们现在发出严重的质疑:为什么我们不学习武汉的做法?是不是学习武汉很耻辱很丢人呐?我们不是说健康和生命安全第一吗?为什么不学呢?难道就是因为成功的经验是来自于中国武汉我们就不学、而宁愿失去多人的生命和健康吗?

反之,如果疫情的初期20.01.23发生在美国,而美国也成功地快速地控制了疫情,像武汉那样,恐怕全世界的疫情早就结束了。悲哀啊!

痛定思痛,这一切的后果,都来自于执政掌权的骄傲的内心。他们认为,完全不值得学习武汉的经验。美国认为,美国是世界抗疫的领导者,尽管其感染总数和死亡总数世界第一,因为他们呼吸机做得最多。

我们为执政和掌权的祷告! 求神给他们一些谦卑学习的心,去掉骄傲,因为神厌恶和阻挡骄傲的人。学习效仿武汉的抗疫措施,尊重事实,挽救死亡,恢复人民的健康环境! 祷告祈求,是奉靠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Leave a Reply